位置: 主页 > 新版跑狗图彩图玄机图 >

01 平常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紫色昏暗的灯光从二楼左侧窄窄的门缝里委屈的延射出来,使得黑漆的大厅有了一丝丝的光亮,那光滑的旋转扶梯上镶着的钻石饥渴的吸收着在这一点点光亮反射出点点耀眼的晶莹,顺扶梯而下,卧式沙发上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微微的蠕动着。

  这些声音听在莫凡耳里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躺在卧式沙发上抬腕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灵动的带着如猫眼般明亮的眸子懒洋洋的看着那扇虚掩的卧室门,嘴角在黑暗中缓缓地扬起,快结束了吧,每天不都是这个时间吗?

  莫凡握着手里的遥控器,双脚在黑暗中卧进那毛茸茸的草莓拖鞋里,嘴角有着戏耍的却无比可爱的笑容,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卧房的门被大大的拉开了,同时莫凡忍摁下了手里的遥控器,一瞬间,门拉开了,大厅里灯火通明。

  “啊--”一声惊恐的尖叫,女人身上的连身短裙已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一头凌乱的波浪卷发已完全看不出昔日的风情了,手上的大衣随着尖叫声掉落,女人回头,却见身后的房门已重重的关上了,再回头看着站在大厅里的女孩,大厅里不是应该漆黑一片的吗?怎么会出现一个小女孩呢?

  莫凡随手将遥控器丢在一旁的沙发上,两手乖巧的放在草莓睡衣口袋里,踩着软软的草莓拖鞋,一步一步走上旋转楼梯,步向那呆楞的女人,定定的站在女人身前,又是一串精灵笑声,眸里尽是纯净,看不出一丝杂质,弯腰拾起掉落的大衣,一副乖巧的模样递给眼前的女人,女人伸手接过大衣,呆楞的表情有些缓和,却在听到一句话时,大衣再次落地。

  一翻两翻再翻,翻到床头,拿起台灯下的相框,这是她与他唯一的一张照片,他不喜欢照相,就连报纸杂志上的专访也从来不会出现他的照片,莫凡经常想,假如哪天自己离开了这个家,不知道这张翔宇集团总裁的照片值多少钱?大概到时可以救自己一命吧?

  莫羽寒点燃手里的香烟,一缕湿发邪佞地垂在额前,没有欢愉过后的满足,只有疲惫中带着一股空虚的沧桑感,是的,空虚,【践行新使命 忠诚保大庆】永胜警方:很空虚,透过烟雾,听着门外精灵般的咯咯笑声,他是个帅气成熟的男人,通常这种男人的笑更会令女人沦陷。

  他是莫羽寒,翔宇集团总裁,更有一个隐藏的不为人知的身份,莫凡叫他爸爸,他喜欢这个称呼,在她五岁时,他二十岁,当他在孤儿院与院长谈话出来时,第一眼看见了蹲在院长室门外的莫凡,第一眼看见那双钻石般的眸子,他便决定将她带回家。

  扬起左手揉搓了一下被汗水浸湿的短发,将香烟摁在烟灰缸内,裸露着身子跨进浴室,听着哗哗的流水声,水流顺着他的颈项滑过他古铜色刚毅的裸背,几绺水流暧昧的掠过他诱惑的胸肌亲吻着他平坦性感的小腹,在他的男性象征上汇聚,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引人犯罪的凤眼,那里面有着罪恶、贪、恋、冷,一切可怕的神情都可以在这双眸子里看见,大概就是因为这,他喜欢着,依赖着那双如钻石般纯净的眸子。

  莫凡躺在羽被下,小手牵起莫羽寒撂在羽被上的大掌,莫羽寒的手掌真的很大,女孩将掌摊平,覆在他的大掌之中,竟只有一半大小,不由的笑了笑,然后天真无邪的掰着他的手指数着:“一、二、三、四、五。”这是她十年以来,一直喜欢做的事,抬眼认真的看着莫羽寒,这个男人给了她一个家,她只是希望他能幸福,能像此刻这样脸上只有笑意,不再是蹙眉,生活里不再只有安静,可她却也在害怕着那一天,眼睑忽的又垂下,呢喃着:“凡儿不需要妈妈。”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